论文后记

2012-05-28 11:34

论文如极其庄重的仪式,郑重其事地向撰文人宣布:毕业。

大学毕业,对于我来说,便是完完整整、彻彻底底离开学生身份。「社会大学」这种话大抵是没法接受的。在自己的眼里,大学远算不上半个社会,甚至连六十四分之一也不到,用责任划分的话。可一旦这么区分,鉴于成年人都需要对自己和所爱之人负责,倒显得虚与委蛇了。

也不打紧。

大学是什么?我一直刨根问底想知道答案;并非拙于表达,而是着实给不出踏实的定义。有句名言在坊间流传:教育,就是忘记了一切还剩下的东西。我对这句话是不以为然的。毕竟没有知识和经验积累的过程,成长便无从谈起。没有成长,大学便什么都不是。

貌似我得出了结论:大学等于成长。这么说更荒唐了,人生的哪个阶段不是成长、不在成长呢。回顾之前逃课种种的光荣传统,相比自学而言,我的大学课堂也的确足够荒诞。

也许这个问题没有结论。不是因人而异,是老老实实没法回答。就像不知道自己是从哪来、到哪去一样,就像没变的是变化一样。四年总是显得熟悉和短暂;不管承认与否,一旦白驹过隙,一切又回到最初的青涩。

昨天学姐回学校,有好好聊一番。我问她对这所学校的感情。她回答,与学校无关,只是那几个人罢了。我默默赞同。就学校硬件和环境而言,它承载了我多少期许,便带来了多少失望。后来不再期许,不仅没了失望,仿佛连学校本身也不存在了。

悉数大学三年生活四年时光,不得不感谢深刻影响我生活和成长的四位非常重要的人物。郭××(07物流管理)部长领我进入了大学华章的门槛,我得以施展身手。张××(北京理工大学06软件工程)学长是生活和工作的榜样,给了我生命最精彩的体验。枯×和根×(现就职公司面试主管)师兄对我的肯定、机会和鼓励,是我人生最宝贵的财富。

还有08、09辩论队的同学,我的室友,谢谢你们的包容。谢谢论文导师的指导。

有人曾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两所大学:一所在他身边,一所在他心里。

这个人是我。

2012年05月27日 于522寝室

评论

《对话守则》第一条:对话的目的是寻求真理。

以下选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