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化汉字是否有不合理的地方?

2013-10-01 21:36
前言:本文根据对知乎上《中文简化中不合理的地方?》 [1] 的回答进行整理,原文发表于同年9月11日。

如有仔细研读汉字的字源(比如《细说汉字》《说文解字》),不难发现,汉字在发展中,其实是不断分化同时不断合并的。诸如「我下面给你吃」实属无聊。「可怜白发生」在文言的含义下,更加不会造成歧义,真是一手高端黑。

汉字的合并与分化

汉字的合并与分化,是跟着时代而发展的。举例:「采」字本身,偏旁「爪」表示用手采集;后来为了专门表达「采集」的意思,衍生出了「採」字,实际上画蛇添足。同理的,还有「背」和「揹」,「果」和「菓」,「冲」和「翀」,「枪」和「鎗」等……有的异体字连台湾和香港都不再采用。如果照这个发展,需要分化出多少字呢?

再比如,「乐」字。本意:乐器;衍生:快乐。这个含义虽然有关联(听音乐而快乐),但实际上连读音都完全不一样。分开之后,更好理解啊!!比如,把「快乐」义加上竖心旁,多好,和「快」字保持一致的结构呢!但直到现在都没有这样的汉字……(注:@波斯基 评论表示,已经有这个字了:㦡。)

故此,合并和分化的问题,不要纠结了……简体字的大多数字合并,都有据可依(古字/笔画少的异体字/草书/一般不会造成歧义的字合并)。少数字的合并,如「后」和「後」,「丑」和「醜」,说真的无伤大雅,更不会导致歧义。

简化字的不妥之处

分析

个人认为,不妥的地方有两点。

第一,部分简化不利于汉字结构(尤其是偏旁)的体系化。例如滥用「又」,导致了「凤(鳳)」等很难看出与「鸟」有关。「让(讓)」字与其它系列字(攘、壤、懹、瓤等)完全割裂。 [2]

失去了意象和意境之后,人们就觉得「这种字」好丑,比如「汉(漢)」。但几乎没人觉得「江」字丑。

第二,部分简化不利于形声的体系化。比如「进(進)」的本意是表示鸟(隹)在前进,这里变成「井」之后,失去原意就算了,但该字读作 jìn,声旁是 ìng,却不是 ìn。类似的汉字还有「邻」等。

结论

那么,这两个问题是不是非常严肃且严重呢?我认为不是。从甲骨文、金文、大篆直到小篆,汉字都保持了象形,而到了隶书,尤其是楷书之后,使大部分象形字完全无法从字面上「看出来」。以象形立本的汉字,这应该是底线和原则呐! [3]

比如「立」和「大」,你觉得像什么?来看看答案吧:

立 大

最后更新:2015-08-03

注释

  1. 来自《中文简化中不合理的地方?》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1628128
  2. 另外一种观点认为,从字形简化考虑,针对高频汉字单独简化,仅305个;且取的是俗体字而非造字,无伤大雅。《为何不将“省形省声”的简化方式贯彻到底呢?》 http://www.zhihu.com/question/33916464/answer/57533390
  3. 《汉字的简化应不应该遵守“汉字六书”?》http://www.zhihu.com/question/31619916/answer/52914121

2 条评论 / 引用:

  1. 匿名:

    为什么把儿子的头砍掉为什么把爱字的心挖掉

  2. 崔凯:

    @匿名

    不如你问问,为什么「人」一点都不像「人」。那还是人吗?

评论

《对话守则》第一条:对话的目的是寻求真理。

以下选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