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标准化

2010-08-03 23:08

中文

文字是一个民族的灵魂。我们没有理由不用自己的文字。自古,不论是面对少数民族,还是民国年间处理外事,我们一直都在坚定地使用中文。

中文衰弱的表现

然而,1978年以来,英语开始明显强势,中文地位相对衰弱。

受到夹杂英文“时尚”的影响,中文应用愈况愈下。因为高考和四六级的影响,泛滥的低水平翻译,尤其是以乱用被字句、语序颠倒和胡乱搭配,使得中文生涩别口。

加入世贸以来,英文大写缩略词大横其道。

加之洋化中文,以“我不认为”、“一个火车”为主的奇怪语法,让中文面目全非。

近来,不再对外国人名地名、进行翻译,甚至也不对最新词汇进行汉化,已经让一篇现代中文文章无法完全让中文表述。——已经到了文不文矣的地步!

使用母语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从古至今,中文作为优秀文化的桥梁,极大地促进了自己与周边文化的昌盛繁荣。

东汉佛教用语和民国大量的和制汉语的加入,丰富了中文的多样性,促使她往更积极的方面发展。

使用母语可以更好地传承和发扬文化。中文和其他文字相比,有着无可比拟的优越性。

清末民国时期,进行了大量的翻译工作,让中国人认识到世界,学习到更先进的知识。我们一直习惯说“剑桥大学”,而不是“Cambridge University”。民国的大师(王国维、张爱玲、胡适)也精通外文,但无比记住,他们的中文造诣极高。

世贸比“WTO”的发音更简洁有力,我们也一定找得到更好的“NBA”中文简称。习惯是可以改变的,如同我们说“禽流感”,而不是“Bird Ful”;说“世博”,而不是“Expo”。(但奇怪的是,媒体常用“SARS”,而不是更简洁和明确的“非典”)

日本维新运动后,开始设翻译馆,使得日本民众可以第一时间接触到最新的东西。到目前为止,日本的英文倒数,但并不影响她名列前茅的科技实力。

不是抵制外语,而是宣传文化平等的交流。我叫张三,请翻译做“Zhang San”,就像我们翻译“达·芬奇”一样。我们不抵制先进文化,和唐朝流行胡服、喜爱吃胡萝卜、使用胡椒、大设寺庙一个道理。

我们的文化并不落后,科技可以追赶;但不是变成了别人。印度基本上不再使用印地语,而说英语;然而,不仅印度文化不如日本,科技实力也远不及。

我们可以怎么办

自豪地说中文。

在地方说地方语。方言无法沟通的时候,说普通话。在大中华地区,使用(能让双方都理解的)共同语。

在确定必要的时候,使用外语。

任何时候,首先写简体中文(更加先进的字形)。

尽可能地提高中文水平,包括成语的使用、文法等。

写作时,全部使用中文。翻译时,或造成歧义(情况非常少,比如哈弗大学,而不是它的英文),则标注原文与链接。

锻炼外语能力,与时俱进。

附笔:

推广中文标准化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个人的事。本文粗制滥造,如果有误,请提出你的观点。

参考资料

01 维基百科 《汉字》 http://zh.wikipedia.org/zh-cn/汉字

10 条评论 / 引用:

  1. 匿名:

    首先我并不认为简体字有多么先进. 只是当初文字改革以”拉丁化”为目标的一个过渡产物. 现在拉丁化进程停止了, 这个东西也就成了历史遗留.

    印度官方语言为英语, 但并没有”变成别人”, 相反是个有鲜明特色的国家. 印度本身方言众多, 从本地语言基础来设计通用语必然不会让所有人满意, 会造成不平衡. 就像以北京话为基础的普通话, 对于南方各方言区是一种歧视. 所以印度干脆就拿英语做官话, 对大家都公平, 同时又方便了对外交流. 我不知道印度文化不如日本这个结论你是如何得出的.

    日本在近代对待外来语是意译, 从中国典籍中选词造词赋予新义, 这些词汇大量输入中国, 现代汉语的两字和三字词充斥着日式词汇, 包括xx式 xx型 xx主义 科学 美学 哲学 电话 这些常见的词. 现代日语则是音译为主, 基本就是把外语单词按发音规则转写成假名, 这些词以英语为主. 音译词的大量输入导致很多人对新词的迷茫, 从而产生了专门的外来语词典.

    语言都是在变化的, 随着时事潮流而变化, 任何维护语言”纯洁性”的努力都是事倍功半. 从纯净的角度看, 英语就是个极端被污染的语言, 其词源一半以上是拉丁血统, 而英语在亲缘关系上属于日耳曼语族, 和德语是亲戚, 可词汇却更接近罗曼语族(法西意葡). 可英语却如此有活力, 继续吸收着各种语言的词汇.

    汉语吸收英语词汇我看不是什么坏事, 毕竟外来词汇必须按照汉语语法行事, 约定俗成即可. 至于汉语句式的那点西化, 是不可能摧毁汉语本身的语法系统的. 毕竟西方语言以屈折语为主, 而汉语是孤立语.

    建议读一本小册子, 周有光的, 是了解语言和文化知识很好的读本. 周有光是”汉语拼音之父”主持设计了汉语拼音.

    PS 你的博客在opera浏览器显示不正常,

  2. 崔凯(小轰):

    @匿名
    非常感谢你精彩的观点!

    我有以下疑惑:

    1、“首先我并不认为简体字有多么先进”。这是错误的语法,在英语中是 I don’t think,但我们不会用 I think xx don’t。这是我认为汉语语法被玷污的典型代表。

    2、印度使用英文,日本使用日文,但印度没有日本发达,对吧。照你的意思,我们宁可委屈全国人使用英文,而不愿意使用汉语了吗?这是不可取的。你想表述的是音吧?

    3、日式词汇极大地丰富了白话文,这当然是非常好的事。但我指的是不对外文进行翻译和胡乱音译。比如web这个明显可以翻译的词都不再翻译了,更不谈人名、地名。英文吸收了非常多的外来词,但它会写成toufu,而不是写豆腐。

    最后,你使用的是ps,而不是附笔、顺便之类的中文;而英文通篇不会出现26个字母以外的任何字母。(café可能除外)

  3. 匿名:

    “我不认为”在语法上并不错误. 这是对动词的否定, 和”我不想要xx”是一样的模式. 句子方式的否定是多种多样的, 不应该否定这种多样. 这种句式的出现是对汉语进一步的开发和应用. 就像鲁迅写的白话文, 放到现在看错误百出, 在当时看不写文言文也是离经叛道. 但对那个时代的人来说, 这是对白话文的一种开发和尝试. 我相信近代肯定会有人说白话文玷污了汉语的书面语言.

    语言的变化, 包括语法和词汇的变化, 是语言生命力的体现. 你可能会不喜欢这种变化, 但这是不可逆转的潮流, 谁也不知道一万年后汉语会变成什么样. 古代人穿越过来是听不懂现在的普通话的, 甚至连字都可能不认识了, 就算认识字也看不懂句子, 那你说这个古代人是不是会认为汉语被严重玷污了?

    举个例子, 拉丁语被称为”死语言”, 曾是罗马帝国的官方语言, 之後又是很长一段时间欧洲的通用语. 它之所以”死”掉有很多原因. 其一是因为其语法到了某个时代不再有变化, 词汇的更新也难以追上新概念产生的速度. 而相对的欧洲各地的方言崛起, 开始出现用方言创作的文学作品, 从民间俗拉丁语各方言经历语法和词汇的演化, 形成了现在的法意西葡等现代罗曼语族的语言. 拉丁语被视为这些语言的”原型语言”, 它和其后裔的关系就像古汉语官话和现代汉语各方言的关系, 老爹已经死掉, 几乎无人使用, 但儿子全都活得好好的, 老爹和儿子之间的差异也是明显的. 但意大利人并不认为自己的语言是被玷污过的拉丁语, 就如你会否认自己说的语言是被玷污过的古汉语一样.

  4. 匿名:

    谁也没有严格规定各人使用语言必须要把人名地名翻译过来. 说实话我觉得除了公开的出版物, 如果自己明白的话翻译过来也没必要, 用一大堆汉字来拼写无意义的音节是很繁琐的, 读起来也更费劲. 而且用汉字音译名称甚至音译意译混用非常容易出现一词多译, 一人多名或一地多名(达芬奇和达文西, 三番市和旧金山), 不像那种不同字母系统的转写规则那么简单. 尤其是那些不负责任的翻译者, 同一本书里同一个人还能给翻成不同的名字, 或者不去查找已有的常见译法而自己发明新的译法, 导致本该熟悉的人物让人认不出名字.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像Newton这个名字, 在使用拉丁字母书写的语言中拼写一般是不变的, 具有通用性, 用其他字母拼写也只要转写规则即可, 到了汉语花样就多了, “niudun”这两字同音的可不少, 虽然举例的这个名字名气很大被译错的可能性极小, 但稍微冷门点的就很容易得到多个音译名.

    导致不喜欢翻译人名地名的原因, 其一是我上面说的, 有些人(包括我)觉得这样更方便, 其二就是现在出版社翻译质量低劣不负责任的现象普遍存在让人不敢恭维, 其三是引进电影电视剧的普遍垃圾配音和翻译让人对翻译作品产生一种像是本能的抵触, 能看原声就绝不看配音.

  5. 匿名:

    最後, 关于英文吸收外来词, 你在这里强调的其实是书写的纯洁性, 也就是强调文本中不出现本语言文字之外的文字. 这种纯洁性是没必要的. 首先, 若如此做, 任何理工科的书上, xyz就必须变成天地人, abc变成甲乙丙, αβγ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了. 学术交流会无故增加许多困难. 翻译学术文章时人名一般也是不翻译的. 其次, 参看发达的日本, 日语书写系统是把拉丁字母(罗马字)也包括在内的, 并不只用假名和汉字, 这是一种兼容并包的态度, 一句话里可以同时出现平假名片假名汉字和拉丁字母, 这还不算阿拉伯数字. 汉语书写跟他一比就单纯多了, 几乎只有汉字.

    现在的人从小就学汉语拼音和英语, 对于拉丁字母并不陌生, 甚至一上学就掌握了这一套字母的两种用法(写拼音和写英语), 现代汉语词典也有了专门的字母词条(X光, DVD等等). 我认为把拉丁字母归入汉字书写的规范字符集是水到渠成的事, 相对数量庞大的汉字, 多出26个字母有什么可怕的? 未来的人会生活在双语或多语环境中, 语言的混合是大势所趋. 就连语言洁癖的法国人, 交通标志牌上也写了stop.

  6. 崔凯(小轰):

    @匿名
    您提交的一篇评论可能因为过长的原因被当作垃圾评论处理掉了,非常抱歉。

    我一向自诩是非常开放,但在文化上,可能也正是由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弱势,所以显得较为传统。必须声明的是,我是主张文化海纳百川、兼收并蓄的。问题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是全盘走向了别人的文化,还是取其精华。

    1、我依然坚持简体字是最先进的字形。请参考另外一篇文章《浅谈简繁汉字》(http://cuikai-wh.com/archives/601)里的观点(也许你已经读过)。首先,这并不是政治的产物,而是来由已久,至少蒋中正在民国时就已经颁布,台湾不写“臺”。顺便,你强调了拼音文字(和印度通用英文)的好处,从你的留言中琢磨出,你貌似认为,拼音化对我国文化更有利。这样,恐怕自相矛盾了。

    2、相比以前,我们的翻译水平着实大大降低。个人认为,一是当局的不作为(比如,不统一设立翻译馆,做翻译标准化,而维基百科的字词转换和地区转换做得非常靠谱),二是英语的普遍提高,随便什么人都可以翻译、出版。我们都说微软而不是ms,说华尔街,而不是ws,不仅是习惯使然,更重要的是,中文的表意让一个普通的名字更具一层魅力。相信你也认为这是精华,应该予以保留吧?这一点上,希望我们共同努力。此外,你在说到人名地名不翻译的问题上时,举名人“达芬奇”的例子,很恰当。但是,我们也要替拼音文字的国家着想啊,譬如“王强”这个名字,拼音“wangqiang”将对应多少个汉语名字?可惜,他们就用wangqiang,不用王强。况且,我们还有很多人有粤语拼音,或者单独取一个英文名字。这样的话,一个汉语名字将要对应三个英文名字,恐怕更不便了。

    3、语法的问题。汉语本来就是一种语法非常随便的语言,比如方文山的歌词“凄美了离别”。这样特别的处理令语言更加优美,但是欧化的语言恐怕不适合推广吧。这一点我也难以举例表述。比如“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粉墨登场”等很多词汇的古今之意已经大相径庭。很明确的是,于丹所谈的国学,有非常之多的误解。单解“仁”字,从汉字字源上讲就是极其离谱的。

    4、外来词汇的吸收上,汉语当然不能示弱。问题是,怎么一个吸收法?“x光”是什么光?“dvd机”是什么矶?这样下去,将在时间的长河里,让汉语渐渐变成音语。如果我说这是糟粕,你不会不同意吧?我的看法是,应该用全部汉字(借用古字,比如“囧”,或造字)来完成这个任务。汉语本来是一看皆懂的语言,怎么能不明不白变成看不懂的语言呢?本文也写道,个人是支持停用英文缩写的。

    5、关于字母。从古至近代,我们都是用“甲乙丙丁”、“子丑寅卯”,这个为何不能在现在继续保留呢,就像我们习惯说“路人甲”而不是“路人a”,味道完全不一样了嘛。当然了,在演算上,使用字母来表示变量是完全可行的,是先进的,因为字母本身毫无意义的,仅仅一个“表示”罢了。

  7. 匿名:

    民国时的简化字, 只是相当于一种建议性写法, 就是告诉你要想省事的话, 大家都最好按同一种方式, 是一种俗字的总结, 并不是强制的推广, 总体政策倾向于”识繁写简”. 文字不是不能演化, 而是不能靠强制(行政)手段揠苗助长, 否则会造成割裂和断层. 如果说秦始皇强制统一文字是为了政令通达国人通信情有可原, 那么隶书的出现就是对小篆一种自发的简化成为一种事实标准, 此后汉字的官方字体基本以此为模板不变, 直到PRC的简化字出台为止. 当时的目标是把汉字拼音化, 所以第一批简化字现在看来有很多值得商榷的地方, 後来出台的二简字没几年就叫停了, 但其造成的不良影响至今仍然可以见到.

    现在费心翻译的人已经不多了, 比如”家乐福”这样音意皆备的翻译就很不错, 但更多见到的只是拙劣的生造词. 英语怎么处理中国人名字并不重要, 只要不引起歧义就好, 关键在中文里, 中日韩乃至越南人名地名用汉字是很自然的, 西方人则很容易得到N个字的姓名, 难认难记, 其实当初汉语拼音在设计时就考虑到可以用来拼写外国人姓名和外来语的问题. 在这方面用拼音是个很好的替代方法. 或者学港台的华丽翻译风, 照着读音给人家起一个不中不洋的像是中国人的名字, 这样做却有失标准. 西方倒是干过这种事, Confucius就是孔夫子的发音加上拉丁语的词尾.

    汉语语法的”欧化”只是片面的一种表面现象, 真正的英式中文你也看不懂. 分析语本质和汉字的不可变形使汉语不可能变成使用印欧语语法的语言, 顶多出现重大变故变成日语那样的黏着语. 你举的那些古典风格的例子, 事实上更不适合推广, 只能作为语句块整体使用, 显示你学识渊博. 因为你很难按照那种模式来创造新词衍生新的东西, 其随意性和约定俗成使规则难以掌握, 不能系统地创造新词. 相反按照现代汉语语法就可以生成许多新词, 并使其他人能够接受. 你要知道没有规则的东西才是最难掌握的.

    我认为字母词不足以使汉语变成英语. 把字母收进汉语书写系统没什么不可以的. 人使用语言就是为了交流, 词汇合法的基础是约定俗成, 词汇的淘汰是因为使用者少到忽略不计, 认识的人更少, 而不是某个人某个组织的规定. 人和组织也无法改变这一规律. X光DVD机干什么用的大家都明白, 这就够了, 你硬要通过强制手段改成伦琴射线, 或者别的什么名字, 只会让人产生抵触情绪. 就像汉城改名叫首尔你会觉得别扭. 字母词不会成为汉语词汇的主流, 因为引进新概念一般都是名词或动词, 而且大部分会被汉化(不管是什么样的翻译水准), 而支撑语法的虚词是难以替代的, 也没有引进的必要. 所以字母词的比例只能是少数, 也不会对汉语的根基产生影响.所以也没有什么糟粕一说.

    路人甲当然没必要变成路人a, 关键是因地制宜不能搞一刀切. 这一点上习惯优先, 掌握好国内和国际习惯的关系. 与其抵制字母词, 不如把字母收进成为汉语书写的一部分, 让其自由组词好了, 我看也不会有多少人用来造词. 你要相信经历这么多年国人是不可能彻底放弃汉字的. 作为世界上唯一活着的表意文字, 想死还是有难度的. 连日本人都放弃不了汉字, 你还担心中国人吗.

    任何语言都不可能保持某种标准上的绝对纯洁, 包括书写. 语法和词汇标准只能是一种指导性的原则, 大家都遵循此原则同时又允许有原则之外的东西, 这样保证了交流又保留了扩展接口. 而语言经过扩展, 又会将扩展的东西收入其指导原则成为新的标准. 有可能某牛人写了一部文学巨著影响后世, 自己发明了新词用在里面, 或者改变了词的用法, 那么后世的语言就会受其影响产生变化. 就像莎士比亚发明的assasin, 日后进入了字典成为英语的一部分. 当然你也可以说那是莎士比亚的胡编乱造, 是对英语纯洁性的严重玷污.

    所以, 字母词大可以进入汉语(也不可能废除汉字). 文化并不会因此灭亡. 头脑中的概念不会因为用了字母就变成外国的了. 如果我们不再排挤为字母是异端, 而把它接受成为另一种普通的书面表达方式, 汉字之外的一种附属和补充, 那才是真正的包容. 日本人借用汉字, 几百年来已经不认为汉字是一种异端文字了, 还以汉字为模板创造了假名. 日本近代搞全盘西化, 战后甚至要废除原来的文字全面使用拉丁字母, 可没有成功. 到了现在日本也没变成英国, 而且把拉丁字母接受成书写的一部分. 你不能不承认日本文化的传播是很有力的, 不能算强势, 也肯定不算弱势.

    文化的传承并不是让文字纯洁, 而是其核心价值是否吸引人去继承. 人都是趋利避害的, 若一个文化足够有吸引力, 与人为善, 是用不着费力保护的, 自然有人喜欢在这种文化中生活, 成为传承者. 所以你看到的汉语”衰落”, 只是一种现象而不是本质, 当强势文化输入的时候, 这是必然发生的事. 现在搞语言文字标准化这种皮毛且一刀切的东西, 只能是螳臂当车, 也难以一呼百应.

    你拿印度和日本比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逻辑上更是荒谬. 印度说英语, 比说日语的日本落后, 就说明是语言的问题? 那中国还说汉语呢, 可还是比日本落后, 那是不是中国就该说日语? 那美国还说英语呢. 你说到底该说英语还是日语? 那些中东伊斯兰国家也没把任何外语当成官方语言, 你觉得和日本比哪个先进? 是不是他们也该说日语? 你这么一比我倒是觉得说日语就能让自己先进了. 何况人家印度也没变成别人. 你看宝莱坞出的电影, 世界上其他国家哪去找? 可能印度文化国际传播上并不强势, 可在本国的地位一点也不弱. 被你这么一说好像就变成另一个澳大利亚了.

  8. 崔凯(小轰):

    @匿名
    您的话风趣幽默,在很多地方我都非常认可。你觉得,就名词翻译标准(建议)上,做一个网站,何如?

  9. 匿名:

    外语姓名向汉字转写是有已经制定的标准的, 是新华社采用的标准. 这套标准以普通话发音为基础.
    http://zh.wikipedia.org/zh/Template:英語譯音表

    所以用汉字表达外国人名地名还有所用的方言发音的问题, 你的这套音译到底是用哪的方言音译, 其生成的结果会很不一样. 比如以粤语为标准翻译的 巴士 的士 屈臣氏 用普通话发音就会觉得很离谱.

    另外这套标准对于那些已经有历史约定俗成译名的名词无效, 不能随便照猫画虎, 更不能见个名字就音译回去, 就像那个经典”门修斯”和”常凯申”一样.

  10. 中文标准化:

    […] View full post on 时光立方 […]

评论

《对话守则》第一条:对话的目的是寻求真理。

以下选填: